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ag8亚游国际|首页 > 正文

霍元甲,迷踪霍元甲简介

时间:2019-07-31 19:48 作者:admin

霍元甲,迷踪霍元甲简介

中文名霍元甲别名俊卿民族汉出生日期1868年1月18日职业武术家祖籍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安乐屯功夫派系迷踪拳外文名Fearless国籍中国出生地天津静海小南河村(今属西青区精武镇)逝世日期1910年9月14日主要成就创办精武体育会徒弟刘振声陈果夫陈立夫“明文暗武”小南河1869年1月19日(阴历1868年十二月初七)霍元甲就出生在“老东乡”河北静海县小南河村(今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的“以拳鸣于时者七世矣”的霍家。 霍元甲,字俊卿,兄弟三人,排行老二。

祖籍河北东光县安乐屯。

父亲霍恩第,迷踪拳的第六代传人,常出入东北为客商当镖师,颇有名望。

霍恩第弟兄三人,共有十个儿子,称为霍家师兄弟。 按年龄排列分别为霍元贞、霍元善、霍元栋、霍元甲、霍元和、霍元卿、霍元良、霍元祥、霍元忠、霍元臣。

霍元甲在大排行中排第四,幼年体质羸弱,不具备习武的“潜质”,父亲怕他毁害霍家声誉,禁止他习武。

倔强的霍元甲踏上了偷学、偷练自家武艺——迷踪拳的历程。 在霍元甲的刻苦努力下,他的武功进步很快。 没有不透风的墙,霍元甲偷偷习武的事还是让父亲知道了。 父亲狠狠地训斥了他一番,并再次下令不让其习武。

但霍元甲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对武术的追求,他只是答应父亲自己绝不与任何人较量,绝不给霍家丢人。 1890年,有一武师寻访到小南河,来交流技艺。 一直习武、武功较好的霍元甲小弟霍元卿与寻访者交流,竟不是对方的对手。 霍恩第见状,知道遇到了劲敌,正想亲自上阵,忽然霍元甲站了出来。

霍恩第见霍元甲上来,气不打一处来。

但想阻止已来不及。 霍元甲已经和来人交起手来。

看着看着,霍恩第不由地由怒生喜。

霍元甲步步为营、拳拳生风。

看准机会,霍元甲潜身上前,将来人抱起,扔出丈外。

这一幕,令霍恩第及众师兄弟不胜惊讶。

此时的霍元甲已经成长为能文能武,窥得霍家“迷踪拳”精髓的武者。

“天津谋生”交挚友二十一年(1895年),将近农历春节,挑柴去城内卖,准备换几个钱过年。

此时的霍元甲已经娶妻生子,日子过得并不富裕。

为多赚几个钱,别人挑柴一般就是一百五六十斤,而霍元甲仗着自己的一把力气,挑着三四百斤,走几十里路到天津卫。 霍元甲刚到天津卫西门外的西头弯子,还没开张,就遇到了要“地皮钱”、“过肩钱”的“混混”。 不得已,霍元甲将这个小混混摔了个仰面朝天。 小混混见势不妙,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不大功夫,他招来几十个人。 各自拿着刀枪,前来报复。 霍元甲不慌不忙抽出扁担将他们打的抱头鼠窜。 这一切被脚行掌柜冯老板看在眼里。

他买下霍元甲的全部柴禾,并请霍元甲前来天津,接手脚行。 霍元甲接手脚行后,陆续取消了许多勒索老百姓的款项而深得老百姓的欢迎。

在天津卫期间,霍元甲结识了怀庆(淮庆)药栈的掌柜农劲荪。

农劲荪,名竹,字劲荪,出身满族,原籍河北,喜爱武术。 幼年时,父亲在湖北做官,所以他在湖北长大。 曾留学日本,归国后,奉之命在津京一带活动。 以采购药材为掩护,结交革命志士,霍元甲就是其中之一。 霍元甲失业后,便应农劲荪之邀来到坐落在北门外竹杠巷的怀庆药栈,并深受农劲荪爱国情节的影响。

成仁义名扬上海1909年春,英国大力士奥皮音来上海在北四川路52号亚波罗影戏院(ApolloTheatre)“登台表演举重,露肌及健美种种姿态,约二十分钟,一连数晚,最后一场言,愿与华人角力。

于言谈中,带多少轻蔑口吻,翌日见于报端,沪人哗然。

”于是陈有美、农劲荪、陈铁生、陈公哲等“咸欲聘请技击名家,登台与赛,以显黄魂。

”霍元甲接到邀请,便携其徒刘振声于1909年3月赶到上海商谈比武事宜,并商定“用摔跤方式,以身跌于地分胜负”。

于是,发起人开始筹措资金在上海静安寺路张氏味莼园(张园)内搭建了“高四尺,宽广二十尺”的擂台。 六月中旬下午四时,比赛的时间已到,但奥皮音并没有来。

就这样,霍元甲名扬上海。 因势利导办学校“张园比武”后,霍元甲师徒又与日本人“以不损伤为原则”进行“研究”,自此“沪人多知元甲之武技功能,若不为之流传,殊为可惜。 ”于是,1909年,精武体操学校建立,刘振声担任助教。 由此,霍家迷踪拳开始向社会大规模传播,毫无保留地公诸于世。 但好景不长,霍元甲的咯血病发作,于1910年9月14日(阴历八月十一)病逝。

霍元甲逝世后,霍元甲家人及其追随者陈公哲、卢炜昌等人为发扬“精”、“武”之国魂,振奋民族精神,积极推进精武体育事业的发展。 在霍元甲的故乡成立精武体育会是精武先辈的宿愿,但由于上多种多样的原因,这一愿望在改革开放后才得以实现。 1990年6月30日,会址设在霍元甲故乡小南河的天津精武体育会终于宣告成立。

天津精武体育会的建立,不但圆了精武体育人的梦,也圆了霍家人的梦、天津人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