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婚姻 > ag8亚游国际|首页 > 正文

小时候,我们放学回家

时间:2019-10-09 14:40 作者:admin

小时候,我们放学回家

  小时候,我们放学回家,这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     作业都在课堂里做完了,都是自己一笔一画完成的。

抄人家功课是很丢脸的事,即使最要好的同学也不会让你抄,那是害了你!如果你实在不会做,老师让你留下来,叫到办公室开小灶,直到你弄明白为止。 从来没听说过额外补课还要收钱这档事。

    有时候,我会留下来,出黑板报。

一块黑板,一盒彩色粉笔,鼓捣一两个钟头,黑板上居然也有鲜花、和平鸽,还有我们写得极其稚嫩的作文。 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夸我画得好,我心里像喝了蜜糖那样甜,班主任脸上也很有光彩,但是她一般不会当面表扬我。

回家路上,我像飞一样,书包在屁股上颠着。     有时候我们放学后不急于回家,因为学校体育室每周一次开放,这次轮到我们班,同学们捉对厮杀打乒乓球,体育老师为我们加油,大家满头大汗,嗓子渴得冒烟,就奔到操场上嘴对着黄铜笼头喝喷泉般的沙滤水,水很甜,直沁心肺。 还有各种兴趣班,谁都可以报名。

我本想参加美术班的,但名额满了,只能报个作文班,20年后我居然当上了作家。     不出黑板报、不上兴趣班,没有活动的日子,我们就直接回家。 从学校到家,也就是几百米的距离,我们尽可能地延长这段时光。

因为三五成群,我们可以开开玩笑,踢踢小石子,穿穿小弄堂,谁的兜里有钱,就买点小零嘴大家分享。

盐津枣、咸支卜、奶油话李都是我们的最爱。

有一个同学人品差,大家都不爱搭理他,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放学后不少同学都围着他转。 这家伙可得意了,很慷慨地分发各种零食。

两天后他妈妈来学校了,找班主任说事。 原来这没出息的同学偷了家里的钱,买了一大堆零食贿赂班里最有话语权的淘气鬼,以换得大家邀请他一起白相的机会。     你看,友谊的小船不是你想上就上得了的!    有时候,我与最要好的同学一起去街道文化站看幻灯片,每人花两分钱买一张门票,一直看到天黑回家。 幻灯片在播放的时候,有一个瘦瘦的男人做讲解。

在那里,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知道了应该尽可能地帮助别人,甚至牺牲自己;知道了不可以出卖组织,也不可以出卖朋友;知道了中国地大物博,同时还有许多丰富的矿藏等着我们去发现、开采。

这些幻灯片对我的三观形成很有帮助。

    在我们小时候,从来没有一个学生是家长护送来的,放学没有一个家长来接。

要是真发生这样的事,这个学生就会成为大家的笑柄,再也别想抬头做人了。     噢,有过一次。 有一天放学前突然下起了特大暴雨,短短几分钟工夫学校门口就发起了大水,雨势稍减后我们一下子拥到校门口,发现有不少家长已经举着雨伞提着套鞋满世界地叫孩子的名字。

我哥哥也发现了我,他举着一把明黄色的油布伞,但是我没有专属的套鞋,他就蹚着水走过来,示意要背我蹚过这段积水。 我怎么也不肯,他只比我大三岁,并不比我高大很多,于是我脱了布鞋,拉着他的衣角走出了危险地带。     第二天,一切归于平静,路面异常干净,再也没有家长堵在校门口了,一个也没有。

我倒是希望再下一场暴雨,这样我们就可以勇敢地冲进小河里,唱一唱《让我们荡起双桨》了。